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和高质量增长的关系

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就是美国经济低质量发展的结果。2000年之前,美国经济主要靠产品和创新拉动。这要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以美国和德国为代表的两大阵营为了打赢战争,各自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开发尖端武器,德国开发出导弹,美国开发出原子弹和计算机。此后,在冷战期间,美国和前苏联两大阵营之间进行了一场“太空竞赛”,其结果,前苏联首先把人送上了太空,美国不甘示弱首先把人送上了月球。在这样一场军备竞赛的过程中,一批批的科技成果出现并成熟,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产品就是如今我们日常生活中都已经离不开的互联网、计算机、无线通信等。在这些新产品的拉动下,美国经济经历了从1945年二战结束一直到2000年长达55年的高速经济增长。1991年前苏联解体后,美国就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没有了对手之后,美国在尖端武器的研发方面首先从精神上开始懈怠,然后从投入上也开始减少,产品创新速度下滑。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美苏两个阵营冷战正激烈的时候,美国在尖端武器的开发方面,国防科研投入的增长率方面非常高,在有的年份高达24%。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苏联最后一任总书记、总统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就开始了“新思维”,美国和前苏联之间开始缓和,于是美国在国防科研方面投入的增长率开始下滑。1991年前苏联解体后,美国国防科研投入的增长率慢慢降到0,最严重的是1994年下降到-7%左右。随后有所恢复,但增长率再也没有恢复到20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水平,在0%~5%之间徘徊(见图1)。
 
到了2000年,冷战期间积累起来的科技成果的潜力被挖掘殆尽之后,美国经济就陷入了一场衰退,衰退的原因就是经济中缺乏新的产品。没有新的产品就没有新的消费热点,没有新的消费热点,企业就不知道去投入、去生产什么,所以消费和投资双双下滑。
 
从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水平来看,20世纪90年代美国的联邦基金利率高达5%以上,同期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也比较高,大多数年份里面美国的经济增长率都在3%以上,有的年份将近5%。而按照传统宏观经济学的观点,一国经济要想稳增长,或者要想保持比较高的经济增速,应该采取低利率才行,但20世纪90年代在美国出现的情况恰恰是利率和经济增速同时都高。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为什么在利率那么高的情况下美国的企业家还愿意投资呢?因为当时投资的收益率更高。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00年,冷战期间积累起来的科技成果的潜力被挖掘殆尽后,再也没有了新的消费品,美国经济陷入了衰退,优质的消费需求没有了,于是2001年美国经济增速降到了0.8%左右。在此背景下美国扩大需求的方式就改变了,为了稳增长,美国开始采取扩大需求的另一条思路,即采取凯恩斯主义需求管理政策。在货币政策方面采取降息的措施,2001年美国的联邦基金利率是6.25%,2002年降到1.5%,2003年降到了1%,1%左右的利息率大概持续了3年时间。试想,以前的利息率5%的时候,收益率在4%的项目企业都看不上眼;利息率降到1%的时候,收益率在2%的项目可能都成为好项目了。因此,这一段时间内,投资的质量迅速下滑。
 
回顾当时美国的情况,为了刺激需求,美联储降低利率的办法是扩大货币供给量,美国货币供给量和利息率之间有着比较强烈的相关性,美国前所未有的货币扩张政策导致银行体系中流动性充裕,但是缺乏好的项目,银行资金贷不出去;而企业也找不到好的投资项目,也就不需要贷款。这种情况下,商业银行的银行家们想方设法找到好的项目把钱投出去。此时时任美国总统的布什也很着急,为了刺激经济,他提出了“美国梦”的设想,其中有一条据说是希望每一个美国家庭能拥有一套自己的住房。但在当时美国经济的现实情况下,很多还没有自有住房的美国家庭要么收入比较低,付不起月供;要不然资产比较少,付不起首付;要么是信用记录太差,得不到银行贷款。于是银行将贷款条件普遍降低,并且以低廉的利率、便捷的手续,给以往不够贷款资格的客户发放了很多住房贷款,这种降低贷款条件之后发放的贷款就是“次级贷款”。在这种情况下,许多美国收入比较低的家庭获得了贷款,买到了房子。美国的房地产投资也开始急剧上升,并拉动了经济增长。2004年,美国经济增速达到了3%以上,有的季度在3.5%以上。伴随而来的则是美国的通货膨胀率的上升,导致了美国经济走向过热。
 
按照正统的西方宏观经济学的观点,经济过热的根源在于需求过旺。于是美国在2004年6月又开启了加息,直到2006年6月,美联储联邦基金利率从1%上升到5.25%,结果当利息到达5.25%的时候,原先在1%的利息率下能够还得起月供的好多美国家庭还不起月供了,次级贷款的购房者一断供,就引爆了美国次贷危机。
 
因此,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是美国经济发展质量对经济运行产生影响的一个非常明显的案例。2000年是美国经济的一个小小的分水岭,在此之前美国需求的扩大是通过产品创新来实现的,美国经济在新产品的拉动下,在保持经济健康的状况下实现了经济增长;2000年之后美国需求的扩大以及经济增长的实现是靠凯恩斯主义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拉动的,导致了经济的虚胖,影响了美国经济的健康。且由于当时采取了大规模的货币刺激,需求确实被刺激出来了,但刺激出来的需求是劣质的需求,最终就导致了次贷危机。因此,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经济增长的质量取决于需求的质量,而需求的质量又取决于扩大需求的方式。产品创新是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实现高质量经济增长的主要手段。